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中国联合商报社主管

搜索
乡村振兴科技网 首页 陶瓷 查看内容

苗晓雨:今生无悔于钧人

2024-1-9 09:01| 查看: 8840| 评论: 0|来自: 原创

 
  凡事欲其成功,必要付出代价:奋斗。业精于勤而荒于嬉,行成于思而毁于随。一个人必须经过一番艰苦奋斗,才会有所成就。
  这就是禹州市神垕镇福雨钧瓷坊艺术总监苗晓雨的真实写照!

  如今已是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的苗晓雨,通过10多年的摸爬滚打,从昔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“丑小鸭”一跃而为“白天鹅”,在业界已崭露头角,颇有名气。
  今年48岁的苗晓雨,自幼生长在禹州市神垕镇的钧瓷世家,家族三代以制瓷为生。孩提时代的苗晓雨时常到家人工作的瓷厂玩耍,在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,深深被博大精深钧瓷文化和“入窑一色,出窑万彩”的神奇窑变所折服,由于对钧瓷由衷的喜爱与执着,他立志要做一个钧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。

  1994年,苗晓雨高中毕业后,苗晓雨便到各个瓷厂和作坊,开始了钧瓷匠人的职业生涯。1998年,他开始跟随叔父——中国传统工艺大师、河南省陶瓷艺术大师苗宗贤,系统学习钧瓷的烧制工艺和技能。在宗贤钧瓷坊的10年间,他做遍了选料、研磨、练泥、造型、拉坯、注浆、修坯、配釉、施釉、装窑、素烧、釉烧等所有工序。由于他生性倔强,聪慧好学,有一股不服输的钻研劲,尤其在手拉坯、釉料配比和烧成方面早早就显露出超乎常人的天赋。

  而身为中国传统工艺大师的叔父苗宗贤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深深为有了钧瓷传承人而高兴,于是,便拿出看家的本领,倾其一生所学,口传心授、手把手传承,苗晓雨更是勤学苦练,潜心钻研,苦练钧瓷拉坯、配釉、烧制等钧瓷技艺,熟练掌握了钧瓷烧制每道工序的技术要点,对钧瓷艺术的认知也愈加清晰。同时,苗晓雨在继承父辈技艺的基础上,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,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技艺特点。

  为了追求钧瓷艺术,不断追求卓越,超越自我,2007年,在叔父苗宗贤的悉心指导和朋友的帮助下,苗晓雨创建了“福雨钧瓷坊”,开始了独掌窑口的艺术探索之路。
  研发之路何其艰难!他深知,器型的调整、釉料的搭配、配饰的搭配等都要经过不断的反复试验研究,对釉料组方、形制式样及烧制工艺进行多次调整,终获突破,让作品各个组成部分协调统一,才能形成一件完美的作品。他的作品造型承袭秦汉青铜器古朴雄浑的风格,釉色绚丽典雅,符合当代社会的审美情趣。

  每次开窑,当别人都在庆贺精品比例高、窑变效果好的时候,苗晓雨总是默默地观察次品,揣摩和寻找原因,他把次品和成品瑕疵归结为胎体、窑位、火候等影响因素,详细记录观察心得,思考解决方法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苗晓雨在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烧成心得,诸多提高工艺、完善釉方配比的想法,得到苗宗贤大师的赞赏,他也逐步从一名普通钧瓷工匠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行家里手。

  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在行家眼中,苗晓雨的钧瓷作品,造型端庄典雅,釉质肥厚油润,如脂似玉,釉色青中寓白,红中透紫,紫中泛红,窑变自然幻化,意象韵味无穷。既有现代釉色的美感,又极具宋钧神韵。其作品在钧瓷界影响深远。
  
  他烧造的钧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特质韵味,在众多钧瓷作品中,一眼就能辨识出来。藏家认可的就是这种特质,也正是这种区别于其他匠师作品的个性特色,使得苗晓雨的钧瓷作品有了较高的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。
  10多年来,苗晓雨一直致力于传统烧制技艺与当代审美观念有机融合的研究,通过这些研究实验,使得他创作的钧瓷作品在艺术品位上有了很大的突破,提升了钧瓷窑变艺术的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,开辟了传统钧瓷与现代艺术融合的新方向,让钧瓷艺术更好地贴合了现代生活,为打造钧瓷艺术新的高峰开辟了道路。

  在继承唐代钧瓷的“凝重”,宋钧的“素雅”,元钧的“粗犷”,明钧的“艳丽”,清钧的“飘逸”等优秀风格的同时,纳千年传统技艺,汇百种精粹秘方,融现代美学情趣,为钧瓷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  多年的钧瓷烧造实践,苗晓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创作理念。建窑伊始,他就定下了“传统型、矿石釉、老工艺”的钧瓷技艺传承原则。“不跟风潮、不求前卫,俺就想原汁原味地把老祖宗留下的吃饭手艺学到家、传下去,让后人能够领略宋钧的迷人神韵”,苗晓雨的艺术追求在当下显得与众不同,但他义无反顾,在既定的艺术之路上努力践行着。

  在多年的钧瓷烧制过程中,苗晓雨很少提及建窑初期的艰辛,却一直对试烧原钧瓷一厂、二厂老釉的经历难以释怀。釉方是老厂定型的釉方,但六、七窑烧下来,却不见预期的釉色和窑变韵味,苗晓雨陷入了彷徨和苦闷。苗晓雨认为,原一厂、二厂的老釉,都是煤窑烧成的,用气窑烧出煤窑钧瓷的韵味,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烧成工艺。经过反复试烧和对比分析,苗晓雨发现,经典的老厂釉色烧成范围较窄,在气窑中烧造,首先需要营造出类似煤窑的气氛,对温控和时间程式进行相应的调整。经过试烧数据的对比和反复调试,苗晓雨摸索出了营造煤窑气氛的独特方法,总结出了适合自家窑炉的升温曲线和强弱还原时间,形成了一套独特的烧成秘技,终于烧出了与原厂钧瓷不分伯仲的作品。
  苗晓雨说,钧瓷烧成的关键在于对气氛的把控,釉色和窑变效果的呈现就在对烧成工艺微妙把控的毫厘差异之中,也正是在这区别于他人的“细微”之中,成就了苗晓雨的独家烧成秘技。
  迄今为止,能用气窑烧出煤窑效果钧瓷的寥寥无几,能烧出老一厂、二厂钧瓷韵味者更是屈指可数。

  钧瓷作品的艺术观感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釉料成分和烧成方式。苗晓雨基于气烧工艺,总结出了对釉方成分精准的把控和营造煤窑气氛的独家秘技,高超的烧成工艺和独一无二的钧瓷韵味,使其在神垕中生代匠师中脱颖而出,在业界声望鹊起。他那独具原一厂、二厂老釉、老型、老味的钧瓷作品,受到众多藏家的推崇。
  也正是如此,苗晓雨靠着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,在陶瓷界脱颖而出,取得了不凡的业绩。他的福雨钧窑被评为许昌市“优秀文创”企业,被多家高校指定为艺术创研实习基地,苗晓雨被授予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、许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(钧瓷烧制)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等诸多荣誉称号,钧瓷作品在国内重大行业赛事中屡获大奖。
 
  2014年5月,作品《弦纹瓶》获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;
  2019年5月,作品《玉净瓶》获第五届全国钧瓷收藏珍品展金奖;
  2020年10月,作品《赫赫有名》获第七届中原文博会“中原好设计”文创特别奖金奖;
  2020年11月,作品《平安尊》、《盘口瓶》获河南省工艺美术“琢百花杯”手工原创精品展金奖......
  苗晓雨不仅作品精美绝伦,对钧瓷的传承与创新、做瓷与做人等相关话题,也有着精辟和独到的见解。他认为,创新的根基是传统忠实的传承,无传承不可妄自创新;做瓷要像做人一样本分,人实瓷厚,人浮瓷飘,只有实实在在地做人,才能烧出实实在在的钧瓷。
  在苗晓雨看来,在注重效益与速度的现代手工制作,往往意味着缓慢、少量、辛苦,但他始终相信,坚守追求极致的初心,用手、用脑、用心,使态度、情怀、智慧流淌于作品,传递温度与情感的同时,展现中国传统文化里最美好,最璀璨的一面,是对宋钧美学精髓的更好创承与发展。
返回顶部